IPFS布道者董天一:未来不可预测 下一代互联网或将由此诞生 | 独家专访

作为号称将会“取代HTTP协议”的项目,IPFS还未上线便已饱受非议。金色财经有幸在成都西部发展论坛上采访到《IPFS指南》作者董天一,对IPFS的概念、理论以及开发状况进行了详细了解。对于IPFS受到的质疑,董天一也进行了回应。以下为采访内容。 

IPFS布道者董天一

董天一,IPFS/Filecoin中国区技术布道人、《IPFS指南》作者、曾担任甲骨文亚洲研发中心数据库开发工程师、资深区块链技术开发者、现致力于IPFS/Filecoin在中国的技术推广。 

据董天一表示,按照IPFS的设想,HTTP协议被取代后的下一代互联网将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是数据传输方式,HTTP的中心化传输方式将变成BT的点对点传输方式。第二是数据存储方式,由原来的原生数据存储方式变为Merkle DAG结构存储方式。 

而Filecoin天生自带巨大的分布式存储,与IPFS之间相互激励。IPFS使用的更多,对Filecoin的需求更大,存储需求更大,Filecoin的矿工节点便越多,对IPFS的支撑力度就越大,整个网络会变得更好用。 

IPFS使用基于内容的寻址替代基于域名的寻址,将以前中心化(HTTP)的数据传输方式改进为点对点的bt传输方式。理论上可以使整个传输网络的速度更快、更安全、更健壮和更高效。 

但是,不论是租用空间还是未来的数据检索都不会是免费的,那么对于用户来说依然不是最好的选择。对此,董天一解释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无论是手机APP或者电脑PC端,打开任何一个网页传输的任何一个bit,其流量都是有人付费的。只是普通用户感受不到,因为这部分费用被企业级用户承担了。 

“IPFS和Filecoin只是将这其中的关系放在了明处,将来在使用的过程中,企业级用户使用IPFS和Filecoin,我们最终的用户仍然感觉不到付费。” 

另外,董天一还介绍,即使不同的用户提供的存储空间因不同地区的网络和设备配置问题而产生差异,但是对租用空间的用户来说并没有影响。租用空间的用户(即企业级用户)面对的是整个分布是网络,而不是直接面对一个矿工。即使用户使用了其中一个网络接口,最终数据存储在哪里是由分布式存储网络决定,也就是区块链技术层决定。 

董天一表示,IPFS的核心是一个BT软件。而BT软件本身就自带激励机制,在IPFS上,这种激励机制叫做信用机制。“它实际上是BT软件‘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概念,就是说你乐于分享数据,别人也乐意把数据分享给你,这就是信任机制。” 

而对于Filecoin来说,它的激励体系则相对复杂一些。用户通过它下载数据在硬盘里,硬盘中的数据变成挖矿算力一样的大小,然后在每个block时间,用户提交他的数据量大小,也就是算力到网络,随后网络给予用户奖励。 

值得一提的是,董天一强调,Filecoin体系内的交易市场和检索市场并不是挖矿,而是已有币之间进行的交易,实际上更应该理解为是一个自动撮合的市场,单纯的交易。就好比Filecoin自带了一个价值市场。 

对于IPFS遭受的质疑,董天一回应到,IPFS协议实验室自从2017年7月-8月间完成ICO之后,第一次对外发声是2018年1月1日,在长达近半年的时间里从未对外发出任何信息。截至目前,IPFS和Filecoin在国内的热度如此之高,协议实验室依然没有成立所谓的官方的群,Filecoin也没有官方论坛。IPFS只有一个技术论坛,这是官方唯一有论坛的地方。 

并且,董天一表示,Filecoin网络上线时间从来不存在延迟一说,官方从未对外发布具体上线时间,目前网络上的文章也都只是猜测,部分人将其当做“官方发言”并妄自断论“上线延迟”,对官方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 

“目前一些交易所上的所谓Filecoin币其实不叫代币,那叫金融衍生品。因为Filecoin在网络启动之前是不可能有的,官方也不能发。官方当时使用的措辞非常激烈,叫‘无耻的交易所’,我翻译成中文的时候已经有所缓和了。”董天一略显激动的表示:“所以我一直说他们是一群码农,已经低调到一定程度了,一直沉浸在开发中,不停的写代码,写到不可自拔,甚至都不愿意抬头看一下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而为什么现在市场上在做这样的炒作?因为很多人看到了商机。” 

Filecoin矿机与传统的比特币矿机、以太坊矿机完全不同,董天一表示,我们不应该总是用老眼光看待新事物。从算力概念上来讲,传统的POW矿机生产出来就可以知道它的算力大小,收益曲线也很容易推算出来。 

但是Filecoin矿机即使摆在面前,也无法得知其具体算力,因此也就无法推测回本周期。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Filecoin网络上线之后,有了全网总算力,用户将自己的矿机接入网络,下载数据后,才有自身的算力,也只有到了这时,才产生真正的“算力”的概念。 

“也就是说同一台矿机,即使配置完全一模一样,放在A矿工哪里,他存到了数据,就有算力,放在B矿工那里,就有可能颗粒无收。” 

作为一名IPFS技术的布道者,董天一实际上是出于自发性质的对这项技术进行推广和普及。在中国,这样的技术爱好者并不止董天一一个,他们希望带给中国开发者一个所谓的“风口”,让他们有更多的可能性去创造价值。 

“我希望把更多的好技术带给中国的开发者、用户、矿工。我认为IPFS向我们推开了一扇窗,一扇通往未来的窗,我们能够透过这一扇窗,看到一个非常大的世界。” 

但是董天一并不是一个情怀驱动的人,作为“技术宅”,他始终保持理性和中立。IPFS固然有它值得肯定的部分,但也依然存在失败的可能。董天一表示,他不认为自己是“守护者”的角色,而只是个“信息传达者”,因为IPFS技术太复杂了,需要有人站在公众面前,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作为一个技术爱好者,对我来说,如果某天有一个更好的技术出现,我会选择去推广那个技术。但是从当前来看,IPFS很可能会变革我们的互联网,很可能下一代互联网会因此而诞生。所以未来不可预测,在我当前的技术认知范围内,我认为它是好的,我就会努力去把它做到更好。有些事只有做了之后,我们才知道结果。”

本文来源: 无锡不锈钢网 文章作者: 佚名
    下一篇

EOS超级节点竞选早已拉开帷幕,不少竞选团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金色财经对EOS Emerge-Poland团队进行独家专访,以下是专访内容。